《雪中悍刀行》徐凤年一路游历江湖,引天下**共论江湖

2021-12-28 19:31:15 文章来源:网络

作为2021年末**有话题的剧集,《雪中悍刀行》火了。

《雪中悍刀行》改编自烽火戏诸侯同名小说,讲述了胸藏锦绣的北椋王世子徐凤年一生的故事,徐凤年在其父徐骁的殷殷期盼下,终成大器。在行走江湖的过程中,徐凤年一路游历江湖为母仇而奋斗,除不断提高自身的武术修为,还收拢众多江湖人士,**终成为北椋王。

剧集以一句“世子觉得江湖如何?”的设问开场,引天下****共论江湖。面对天下大局,北椋王徐骁(胡军饰)告诉儿子徐凤年,执掌北椋,只此一路!

但徐凤年(张若昀饰)却想走出与父亲徐骁不一样的路,不惧暗流、破水而行,直面刀**剑雨,是为江湖。

张若昀饰演的徐凤年,看起来吊儿郎当,一开场就是一个十足的小混混。会**鸡,会**红薯,被老农追了几里地讨要红薯,**后耍了个小心思拿马抵债。就是这样看起来一个不会武功,满身落魄的**居然是游历的“北凉王世子”?他看着玩世不恭,其实心思缜密。历经几次刺**后回了大本营,一步步解开了刺**他的**,环环紧扣。

天下**纨绔只是徐凤年的伪装色,也是他在故意收敛锋芒。贪**好色,不学无术的纨绔**只是表面唱戏,权谋心机**才是本尊真身。徐家敌人众多,藏拙可以让他们轻敌,放松警惕,以为徐骁的接班人只是如此低劣货色,好给徐家腾出时间和机会反击。

徐凤年不是没有心计,玩的探花郎团团转,但他不像他父亲北椋王善于布局也舍得割舍,甚至可以送走自己的小儿子,他心里有一**这三年行走江湖的大义在,有一**侠气在,对芸芸众生有悲悯之心。这**侠气表现在给刺**自己的西楚大戟侍归还西楚军旗,对所有****不管是身边丫鬟还是来刺**自己的西楚舞剑花魁都以礼对待,甚至不惜与做着一切都是给自己铺路的父亲剑拔弩张争吵不休,知道宁峨眉是父亲谋略中一个棋子,没有必要滥**无辜,所以就是不肯**宁峨眉。

从起初的逃避现实,到后来的敢于担当,再到如今主动守护,“人情公理我要,天大义我也要”正是徐凤年的成长之路的真实写照。

行走于江湖,既要品味人生万象,尝尽人情世故,也要遭遇腥风血雨,庙堂权斗。

“刚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那会,我在富民路弄堂里租了个房子,每天都要坐在弄堂口,捧着晚报、喝着力波啤酒,这样看上去就特别像上海爷叔……”日前,热播的谍战剧《对手》主演甯理在接受本报**专访时,笑着回忆那些年和晚报合作“演”老爷叔的往事。戏从生活中来,难怪甯理无论是在《对手》里演间谍或是在《无证之罪》里演**手,都带着浓浓**火气。生活里的那些对手或搭档,成全了他的演技,丰富了他的人生。

演“对手戏” 对上节奏

这一次,在这部不一样的谍战剧《对手》中,观众看到了真正的间谍也和普通人一样,要操心柴米油盐,也有家长里短。而甯理饰演的“林彧”是个狠角色,他是郭京飞和谭卓饰演的一对间谍夫**的上线,除了一样接地气之外,内心还藏着更多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剧情的走向。

甯理记得刚刚接到《对手》剧本时,就被剧情吸引了,“小时候,我特别喜欢看抓特务的电影,原来现在还有特务。”甯理说,“看完剧本后,我觉得故事讲的不只是国安抓间谍,里面也**含着生活与工作的关系,身边的每个人都可以是你的朋友,也可以是你的对手。”

拍摄现场,三个“间谍”经常围在一起研读剧本,有时候,片场没有聊透,他们还会回到郭京飞的房间里,继续“开展工作”。大家各抒己见,商量着在不同的环境下,他们应该如何接头。作为一名演了三十多年戏的演员,“我很不喜欢‘飙戏’这两个字,说是‘对手戏’更合适,**好的表演状态应该像齿轮一样,彼此之间能对上节奏、对上点。只有演员表演舒服了,观众看了才能舒服。”甯理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要向后浪学习,而不是用自己的经验去框住别人的世界,就像我**喜欢李小龙的一句话,‘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

演“**手戏” 战胜“对手”

在遇到《对手》之前,甯理留给观众印象**深的当属《无证之罪》中的变态**手李丰田,这一形象也被网友称为“**网剧史上**残酷的**手”,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也战胜了不少“对手”。

从前,甯理不管是生活中,还是演的角色,都是个温和的大叔,朋友们都不敢相信他会挑战一名“变态**手”,但他斩钉截铁,一定要演。甯理不抽**,却独创了“反向抽**”法,他在家里把**滤嘴的海绵抽出,倒着点燃,一刹那火光很亮,照出**手的脸有明有暗。

为了李丰田,甯理不断降体脂,让脸变得干瘪只为看起来显得阴森老气,拍摄期间,有些演职人员不认识甯理,看到他穿个破棉袄,坐在旁边,“他们都躲着我走,估计是真的被吓到了!”有场戏,**手拿着**灰缸在沙发后砸人,甯理拿了个柚子代替人的脑袋,抄起**灰缸砸了十多下,“砸人时脸上露出的那个笑,我自己都不知道,后来看了也吓一跳。当时没有刻意设计,进入了那个状态以后,砸着砸着就砸出快感来了,无意识就笑了,因为你已经完全进入那个角色了。”观众都觉得,甯理演的**手不是简单的吓人,而是让人看了之后心生恐惧。

这部剧2017年播出到现在,甯理一直没敢让家里人看。直到有一天,他和父亲聊天时,父亲问他**近怎么了,总是斜着眼看人?他才意识到,应该从李丰田那里走出来了。《无证之罪》之后,不少人找甯理继续演**手,他拒绝了,因为他不想去重复,他还想去迎接更强的“对手”。

迷茫时分 沉下心来

说起来,甯理的成长和演戏没有什么关系,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母亲是一名**生,和所有的父母一样,他们也希望甯理好好学习,找一个和他们一样稳定的工作。甯理说:“我小时候不太喜欢上课,有点调皮,也许当年上戏的**喜欢我的**格,我就考进了上戏。”入学前,父亲对他说:“这行挺辛苦的,要沉下心来,耐得住**。”甯理似懂非懂,点点头,背上行囊就来了上海。

从上戏到毕业后留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甯理渐渐觉得演戏的生活有点枯燥。“现在想来,年轻时生活体验也就那么多,不可能演出更多。”甯理说,“正好那会儿出国热,我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义无反顾地“裸辞”了工作后,甯理去了**国。

“到了**国我才发现,那里不是到处都和想象中一样那么高级和先进。”甯理说他为了生活,做过房产中介,也在邮局工作过,“**国的邮局当年还是人工按照邮编分信,我做的就是这份工作。当时有个老式机器总是坏,机器一坏,就只能停下来叫人来修,信就会越积越多,为此,我学会了修机器。”后来,主管很欣赏甯理,说是要给他一份正式的合同,算是铁饭碗,朋友们都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甯理则觉得只是从上海的稳定工作换到了**国的稳定工作,这不是他想要的。

在**国,兜兜转转做了很多工作之后,他才发现,**爱的还是演戏,于是,他一边打工,一边继续学习与电影有关的知识。“有时候人在迷茫时候,不妨把手上的事情放一放,停一停,过段时间自己就会豁然开朗。”甯理说。

回国后,在那段没有戏演的日子里,父亲还是那句话,“要沉下心来,耐得住**,至少你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遇到强手 “暂时放下”

人生的旅途,总会遇到很强的对手,甯理懂得“暂时放下”这个道理,也和他喜欢乐器有关。

“我一直很喜欢乐器,我经常跟两个**儿说,人应该学会游泳和一门艺术,游泳可以健身,可以自救;选一门自己喜欢的艺术,可以是绘画,可以是音乐……”甯理说,“对我来说,我喜欢吹口琴,不是为了向人展示,学琴的过程是一种修炼,可以磨练人的意志。”

从前,甯理学吹口琴,脾气也很犟,“关起门来,反反复复吹不好的时候,我不知道砸烂了多少口琴。”现在,他懂得了“暂时放下”,“因为我现在又开始学洞箫,那比学口琴的挑战更多,必须要心平气和。总是和自己较劲,发脾气也解决不了问题。”甯理说,“学乐器的过程让我体会到,人**大的对手,其实就是自己。”

暂时远离那些难缠的对手时,他就去远足,划皮划艇、桨板……看看山、看看水、看看人,“很多问题,也许暂时放一放,某天生活会突然让你开窍。”甯理说。

弄堂爷叔 热爱生活

“我热爱生活,而生活也总能给我演戏带来无穷的灵感。”甯理说。比如弄堂里的老爷叔,就像前面提到的,上世纪90年代,他二十岁出头,就喜欢喝着力波啤酒,看着新民晚报里上海的日新月异和老百姓的喜怒哀乐,渐渐地,报纸不仅仅是他“演”爷叔的道具,也成了他的生活伙伴。他**开心的是,有时候报纸看了一半,弄堂口传来**纸店老板的声音,“甯理,接电话!”

现在,甯理住在法华镇路定西路那边,不拍戏在家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沿着新华路逛逛,“上海**让我喜欢的就是,马路这边有卖鱼、卖萝卜的菜场,马路那边就是书店、咖啡厅……”甯理说,“有时候,看到认识我的观众,大家就坐下来一起聊天,现在的观众见多识广,给我很多意见都很专业。”

在上海的弄堂里“表演”了这么多年之后,甯理终于迎来了一个机会——在徐峥**新的沪语电影《爱情神话》中饰演一名修鞋匠,“我还特意去拜师一位鞋匠学习修鞋。”甯理说,“我自从大学到上海,一直喜欢说上海话,不知道大家听了会不会觉得‘**挢挢’。”

其实,无论是演一个间谍头目,还是一名变态**手,抑或是弄堂口的鞋匠,甯理觉得:“剧本已经给人物做了设定,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要把他演成一个活人,一个大家见过的人,而不是一个悬浮的人。”(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来源:新民晚报

上一篇:胡杏儿结*六周年,李乘德晒全家福,一家五口甜蜜大秀恩爱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福州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