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成为大唐中兴的国王,但最终他成了人们所说的吝啬鬼。
2021-02-09 20:00:35    来源:本文章来源于网络

说到守财奴,人们可能会联想到吝啬。然而,我们今天谈论的守财奴是九州威震天的皇帝,他是唐德宗李石。

说实话,他确实是个雄心勃勃的皇帝。在他执政期间,他废除了租金适度,改革了两税法,使安石混乱后的唐朝进入中兴。

然而,政府和反对派的残酷现实使他失去了成为中兴通讯之王的机会!

当他第一次登上宝藏时,他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官僚机构与他一起完成改革计划。然而,当他环顾法庭时,发现没有部长值得信任,也没有成为一名伟大的大臣,许多官员甚至离开了他,使他感到悲伤和愤慨。

当时,在他身边的臣民不过是一圈内朝官员(太监)。当然,作为皇帝,他自然会照顾他的皇家森林军(皇帝手下唯一的精英军队),但他甚至没有钱为他的士兵买衣服,以保护自己免受严寒,并支付银币。

老实说,他接手的是大唐王朝的经济大混乱!他太缺钱了。他手里的帝国太缺钱了!

唐德宗

当他第一次当皇帝的时候,他仍然对人民很有同情心,不会轻易地向这个附庸的城镇致敬。因为他知道,即使他只拿了1%的钱,这些储蓄也可以从私营部门征收5到6倍的税款,原因很多。

然而,他现在太缺钱了,他想成为一个好皇帝,但如果皇帝连自己的国库都不能妥善处理,不能让士兵穿上冷衣,他怎么能成为皇帝呢?

因此,在此之后,李石默许收纳了向任何附庸节日致敬的所有钱,也对强行征收私人税(无论是丧葬税还是关税等)视而不见。李石希望从节日中吸收必要的财富,维持国家机器的运转。

公元793年,唐德宗李石取消了酒类垄断,开始征收茶叶税。毕竟,根据市场行情,法院每年仅靠茶叶税就能赚到400000美元,这自然是李石想要将其视为财富奴隶的情况。唐德宗后代的大多数皇帝还利用茶叶税来维持国库收入来源的稳定。

然而,唐德宗对朝廷的官僚主义并不感到宽慰,所以他仍然重用太监,以至于他的亲信军队--神圣军队--被移交给了太监。

然而,这些太监也依赖于与皇帝的这种关系,在这个地方是一笔意外之财。然而,正是因为唐德宗过度使用太监集团,官僚主义和金融体系都埋下了非常严重的隐患。

唐贤宗

然而,大唐皇帝以吝啬鬼为名,最终使大唐国库人满为患。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他妥协的经济产物。

同时,他的孙子,也就是后来的唐显宗,靠所谓的元、中兴来折中完成所谓的元与中兴,但大多数人却把他们的光辉留给先宗,把阴霾或嘲弄留给德宗。

事实上,从个人的理解来看,吝啬鬼这个头衔对唐德宗来说很好玩。他在节日前自卑或妥协的原因,只不过是为了让宫廷获得更多的经济收入,这不能直接归咎于唐德宗,也是安石混乱中的祸患。

事实上,可以追溯到唐玄宗,他自己仍然希望唐朝强大,财政问题能由附庸城镇有效地解决,但最后,我们甚至可以从隋朝继承的土地公有制开始,而复杂的财税制度似乎早在唐朝成立之初就从北魏甚至隋朝的金融危机困境中得到了解决。

虽然他没有成为大唐中兴的国王,但至少凭借自己的吝啬鬼绰号,使孙唐显宗完成了他长期的心愿,也让元与中兴成为大唐最悲剧性的长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