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上海浦东、青浦三小区今日0时起降为

2021-12-09 11:23:41 文章来源:网络

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昨天(8日)发布消息

根据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有关要求,经市防控办研究决定,自2021年12月9日零时起,将浦东新区花木街道锦绣路1650弄香梅花园一期小区、三林镇海阳路1080弄香樟苑小区和青浦区赵巷镇业文路189弄西郊锦庐小区由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其余区域风险等级不变。

“香梅花园一期小区已经完成了这一阶段疫情防控的有关要求,从即刻起,解封!”

12月9日0时

随着警戒线的落下

小区门慢慢打开

志愿者、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和居民们

有序地走出这个他们经历了

14天闭环管理的地方

心情十分激动

“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张女士与自己的丈夫

一同走出香梅花园一期小区

她表示

在小区内的志愿者和“大白”们

令她印象深刻:

“他们连我们居民

的心理需求都会照顾到,

所以我们其实挺好的。”

花木街道社区卫生中心的

全科医生刘梦

已经在香梅花园一期

“奋战”了13天

她拿着同事刚刚送她的花

向记者诉说自己的工作:

“我是在闭环管理的第二天

来到这里的。

如果居民们有什么医疗上的需求,

比如咳嗽、发热之类,

或者有些居民日常有一些药物需求,

我们都会进行‘上门服务’。”

在交谈中

记者了解到

刘医生在今年十月刚刚结婚

11月起就投入到

医学隔离点的工作中

之后又来到了香梅花园一期小区

当记者询问到她的家人时

她回答道:

“现在网络发达,

我们也可以视频‘相见’,

他们一直嘱咐我要注意身体。”

在香樟苑小区

志愿者常小姐

回忆起14天的难忘经历表示:

虽然在封闭管理的第一天就丢了钥匙

但也结交了许多新的朋友

谈起小区解封后最想做的第一件事

常小姐表示:

“想买瓶肥宅快乐水,

庆祝一下!”

在青浦区赵巷镇的西郊锦庐小区

居民余先生告诉记者

“最想吃羊肉和大闸蟹”

余先生说

这14天的心情一开始有点难过

过了两三天就还可以了

小区解封后

余先生准备

“买个羊腿自己回来做羊肉吃”

东东提醒

疫情尚未结束

防控不可大意

来源:东方网

记者:柏可林、蔡黄浩、卫宜斐、董浩帆、马鑫洋、陈丽娜、丁一涵、张俊学

编辑:董俊成、小能手

审稿:钱程灿

来源:东方网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最班组·拍摄手记④】

原标题:主角全程用替身

拍过他好几部视频了,每次都是用替身。他真是比大牌还大牌呢!为了这,我常常“气得冒烟”。

可不是吗?“最班组”大赛征集作品的第一天,我就找到他,说得明明白白:两个月的征稿期,你无论如何都留点时间给我来拍摄。他听完后,表示绝对配合,还认真地对上几次拍摄时的缺席表示歉意。

第二天一早,他就拿给我一张标注得五颜六色的工作日程表,说:“9月份是没空了,10月初我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在徐州,保证随叫随到!”

有他这句话,我火力全开,启动拍摄计划。剧本我来写,十多年的同事兼好友,对他算是知根知底。我入职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他——王伟,原铁道部(现铁路总公司)技术比武接触网专业维管组第一名,中国中铁电气化局运管公司“十大杰出青年”。偌大的宣传海报贴在宣传栏里、过道墙上,让初入职场的我叹为观止。

王伟比我小,可他长得比我老成多了,晒得那叫一个黢黑发光。20来岁那会儿,单位同事就喊他老王,外单位的人找他,也说:“那个长得像40多岁的年轻人在哪呢?”

第一次拍摄王伟是在他当工长期间。22岁,他就当上了工长,管辖的是亚洲第二大铁路枢纽徐州北站的铁路牵引供电。这里工作量大、线路长、设备复杂,可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但有他在,这里8年间从未出过任何责任事故,每年都取得公司的样板工区称号。我找他拍视频,他一说自己不上镜,二说工区员工才是最大的功臣。推到最后,主角换人,他成了摄影助理、打杂小哥。

第二次拍摄王伟时他已经当上了机关的工程室主任。即使换了岗位,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吹日晒,一如既往的黢黑。每次有施工,他都全程参与。他说:“不是不相信兄弟们,是我怕自己的技术生锈。”

有他在,单位的工程承揽额连年突破。我找他拍微电影,结果拍摄时他又被上级抽调当技术比武教练去了。好吧,我只能又换主角。他那边呢,这一当教练不要紧,一上手一示范,把带队领导吓一跳:“这小伙干了几年管理工作,技术活可是一样没丢呀!”就这样,从教练又变回选手,在管理岗位3年后他又稳稳地摘到了中国中铁电气化局接触网技术比武个人第一名。

今年“最班组”大赛的主题是“发现传承的力量”,简直完美契合了他和徒弟之间的故事。

王伟,从基层接触网工起步,29岁成了特级技师。他的徒弟也一步步追随,在众多比赛中斩获奖项,成为单位技术骨干。两人还被评为中国中铁“模范师徒”。眼看着拍摄时间定好了、场景定好了、配合人员等各方面事项都确定了,顺利得让我有些不习惯。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这儿施工变更,国庆节不停活。重点施工,我必须到场,不能回徐州了。”

“没事,200公里而已,我们过去拍摄。”我安之若素。

“我徒弟那儿也有活走不开,我俩凑不到一起了!你们能拍吗?”

“没事,先分着拍,体现另一种传承!”我见招拆招。

“后天不能拍了,又有几个工程承揽意向,我得赶在别人前面了解清楚情况!”

“那就速战速决,回来再拍!”

几天下来,拍摄时间被推到了10月20日。我想,这也来得及,大不了我多喝点咖啡,狂加几个夜班剪辑。

谁知10月19日半夜他又发来消息:“可能要违约了!我刚开完预想会,我们的工作进度又往前提了,每天工作结束都是深夜。兄弟们太累了,我不忍心再让他们配合拍摄,我也怕因为拍视频分心,影响施工质量。”

一通电话下来,不仅主角罢演了,连带把群众演员也解散了。

我又一次“气到冒烟”。我容易嘛!咱铁路人本来就忙,短视频涉及的人物和场景又多,我只能见缝插针地协调各方时间进行拍摄。他每推迟一次,我所有的对接工作泡汤不说,还得再花几天协调下一次的时间。

好在几经磨砺,我也有了实战经验,提前准备了“B计划”——用替身。

本次我拍摄的主题是《李想进行时》,写下这篇手记,是想由衷地致敬“耍大牌”缺席的主角王伟,真实的他比微电影里精彩多了!同时也想致敬所有的“李想”,梦想且长,我们在路上!

(廖娜 文/摄 作者系中国中铁电气化局运管公司职工)

扫一扫看《李想进行时》

责任编辑:姚怡梦

来源:中工网

上一篇:受伤“大鸟”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城高最小的只有25岁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福州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